丰禾

丰禾是世界领先的网络博彩集团之一.提供最公平公正的真钱现金游戏,游戏种类有现金足球,篮球,百家乐龙虎,六合彩,福利彩时时彩,棋牌,期指,赛马,休闲纸牌等七大类.支持无流水限制即存即取,游戏3%佣金抽水,每周现金洗码奖励最高1.3%

丰禾

中飞院校园“霸凌新生”事件调查 | 不向学长问好就遭体罚 少数人被指滥权



原标题:中飞院校园“霸凌新生”事件调查 | 不向学长问好就遭体罚 少数人被指滥权

文 | 盛梦露 郑可书 魏晓涵

编辑 | 冯翊

新生报到的头天夜里,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(下称“中飞院”)空乘专业大一女生宁靖在宿舍的床铺上失眠了,因为恐惧。

早些时候,宿舍楼里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,几个女生凶猛地喊话,让新生们10点在门口集合。时间一到,宁靖和几十个同班同学在走廊里站成两排,楼上楼下数十个大二学姐涌过来,身穿学校制服“大红袍”(红白相间的运动服),将学妹们围住。

一个“大姐大”模样的学姐开始训话,“你们今天没有人叫我们学姐好,当我们不存在吗?”没有人回答。“大姐大”发令,今后任何时候任何地点见到学姐都要说“学姐好”。接着她强调,军训期间学妹不能染发、不能化妆。尤其不允许种睫毛,不然“看到谁种了睫毛我就去寝室把她睫毛一根一根拔出来!”

其他学姐在一旁嘻嘻哈哈,掏出手机拍照,发到微信群里讨论。宁靖只能无言地站着。

与宁靖相隔不远的另一栋宿舍楼里,飞行专业大一新生李霄被学长逮住了。熄灯前10分钟,宿舍的楼道里出现十几个穿着背心裤衩、踩着拖鞋的学长。熄灯铃一响,李霄正端着脸盆往宿舍走,学长突然把十几个还没上床的学弟赶去活动室,包括李霄。

他们被罚在教室中间站军姿。两个学长表情严肃,高声宣读规矩。其他学长在周围监视,不时拨一下学弟的手臂,讲个笑话,学弟一中招就被罚做几十个俯卧撑。李霄心里气恼,但还是乖乖地被罚了两回。一个小时里,老师没有出现。

李霄的目光扫了一遍学长,发觉他们透露出一种“期待已久般,微妙的笑容”。

他忐忑地站着,耳边是学长的宣讲,关于“团结、集体荣誉感、责任和磨练”,李霄有些恍惚,觉得自己在一个传销队伍里,“像在洗脑”。

那是2017年9月。一年过去了,宁靖和李霄已成为学姐和学长,摆脱了无处不在的监管。但这一传统或许仍在中飞院的新生中延续。

2018年9月19日,网友@安陌生i发了微博称,中飞院空乘专业存在校园霸凌,有学姐欺压学妹现象,“学姐学长这个是对上一届人的尊重,可现在发展成了不叫学姐学长就得被针对被欺压”。

5天后,中飞院校方声明,学校并不存在“学姐自行制定管理规定”。中飞院相关老师对《后窗》说,带班班长是从学长、学姐中择优选出,其职责是在新生军训期间协助班务管理工作,且仅限于军训期间。军训后,新生会选出自己的班长。此时,代班长的管理任务结束了,但仍然会“言传身教”,比如为学弟、学妹做表率的责任。

看到@安陌生i发的微博,李霄说,他在底下评论一边倒的维护声中,发了一条反对意见。私信里不断冒出威胁信息。不久后,宁靖通过私信找到了他。李霄说,她是难得与自己观点相同的人。

根据宁靖和李霄的经验,学姐、学长的教训会持续到十月下旬,乃至之后一年内,还会时不时地发生。经过了这些规训,他们才算真正被纳入集体。

(网传中飞院军训视频截图。学长让学弟边做俯卧撑边喊“学长好”。)

黑色开学季

舆论延烧之时,一个短视频在网上流传。视频里中飞院十几个穿着迷彩服的学生在空地上做俯卧撑,每做一下喊一声“学长好”。李霄证实,“这是今年的真事儿”,“9月5号,空间、朋友圈都在传,还有人在下面评论,‘这就是不叫学长好的下场,长长记性’”。

视频发出后,学长学姐纷纷出面解释,这是学校“军事化管理”的传统沿袭。向学长学姐问好是培养新生的礼貌。

据公开资料和《后窗》获知,位于四川的“中飞院”是一所以培养民航业人才为主的本科院校,前身是创建于1956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四航空学校。军事化管理传统主要在飞行、空保和空乘三个专业被延续了下来。队列、出操、集合是学生的日常。

学生的日常由班长、导员管理。在新生入校的一个多月里,会有上一届的一两个学长或学姐担任每个班的带班班长。等各班有了新生班长,学长学姐则通过学生会等组织对新生施行具体管理。

这就是学长和学姐权力的由来。

但在这些“官方授权”之外,没有明文划定学长和学姐权力的边界。中飞院相关老师称,带班班长的职责是协助完成队干部和普通老师的管理工作,比如查寝点名、内务检查、请销假等。

强制学弟学妹向学长学姐问好,已经无法追溯是哪一年传下来的规矩。但这照常是中飞院新生的第一堂课。

宁靖记得,去年军训时,每天学姐在楼道里大声吼,“谁没喊学姐好的给我等着!”开学没几天,一天跑完操,宁靖和一个陌生学姐在楼道里偶遇,她刻意绕路想避开学姐,对方走过来呵斥,“见了学姐不问好,瞎呀?”十月底,新生换下“青蛙皮”(军训穿的迷彩服),但宁靖还是被学姐发现了,“发了大红袍你就不用喊学姐好啦?”

2014级飞行学院学生孙鹏飞说,问好的事刚入学那阵子就“教到骨子里去了”,“最牛逼的操作就是集合的时候,楼道里‘学长好’喊的震天响”。

除了问好,各种规矩会延伸到生活的方方面面。最早曝光此事的网友@安陌生i 贴出了一些疑似学姐发给学妹的规矩—— “不能去闻香阁(中飞院某食堂)”“不能化妆”“不能谈恋爱”“不能跟男生走在一起”。

入学后,恐惧感一直萦绕在宁靖头上,担心不知何时就触碰了红线。有一次,她画了眉,被学姐看到,贴上去堵她,“这妆化的真恶心!”

2013级飞行学院毕业生王国梁觉得,这只是女生之间的小心思,不能上升到霸凌。他曾听说,有个学妹军训期间学着空姐的样子盘头,别丝巾,搭配了制服,站在队伍里,被学姐揪出来直接拆掉了盘头。学妹后来纠集了一帮同学去学姐宿舍堵门,双方差点打起来,直到老师前来阻止。

在飞行学院的男生眼中,学长整起人来更花样百出。

2014年入学的孙鹏飞说他当时“整个大一都在军训”,室友被子没叠好,被罚披着二斤被子围着操场跑了十圈,边跑边喊“我以后一定认真叠被子”。

有时候内务检查很严苛,但都“没有明确的规章,反正带班军训说的东西你就得执行”。一次孙鹏飞“夜里12点上厕所开了宿舍厕所的灯,被拉出去站了一宿,说我影响其他人休息了”。更有极少数情况下,即使晚上不开灯上厕所,“他也得开你厕所门看你是不是在玩手机”。

男生整人就是体罚、女生就是吵架,空乘学院的女生这样总结。宁靖一整年都活在语言暴力的阴影里,很长时间都避着学姐走。她觉得没有尊严,甚至想过退学复读。

但在其他人眼里,宁靖这样的同学是“承受不住压力”“情商不够高”,不适应集体的失败者。一位学姐说,“本来乘务员工作中讲的就是制度、工作程序和安全,不适应的同学进入公司也会很快辞职。”

(网曝中飞院学姐给学妹立下的规矩。图源网络。)

少数的权力

刚看到微博热搜时,王国梁心里一肚子火,他觉得学校里的规则是一个传统,远谈不上“霸凌”。和他一样,最初发言的中飞院毕业生大多指责学妹,觉得这一届新生“娇气了”。王国梁说,不排除有的学长学姐做得过分一点,但那只是少数。

已经做了几年空姐的2011级空乘毕业生婉晴持同样看法。她那时和学姐的关系还不错。恐惧只维持了两个月,“有小部分学姐会挺凶,但你不凶她们,她们也不会没事来找我们麻烦”。她看到最新曝光的规定里有一条是“不让新生挤电梯”,她觉得这个有点过分,“可能是有部分带班班长滥用职权”。

她记得,以前有些学长学姐或许因为心情不好,故意去寝室挑刺训人。

“少数人利用权力恶意泄愤”,大三飞行学院学生方俊华说。李霄记得,查内务的时候,脸盆洗漱用品没摆整齐,有的学长会直接一脚踹翻;被子不整齐,有的直接被扔到走廊和公共厕所门口的积水里。

孙鹏飞大一时有个同学和学长的前女友交往,这个学长天天晚上拉他出去做两百个俯卧撑。“不需要借口,我是学长我就能训你。”

李霄说,特别好管事的学长确实只有那么几个,很外向,说话声大,有点“社会”。他记得,有一次夜里,七八个学长给十几个学弟训练到11点多,“一会做俯卧撑,一会站军姿,训到凌晨1点。”

“他们或许只是感觉好玩,”李霄说。

大一期间,让宁靖产生退学念头的,还有她的导员。导员类似一般高校中的辅导员,多是年轻的毕业生,负责日常管理。但她的导员是一个中年女人,她觉得导员和学姐是一伙,导员也会查寝,摆放不整齐的私人物品会直接扔厕所里。

学姐或许只是整个权力系统里的一环。2007级空乘毕业生竹青回忆,导员知道学姐欺负学妹的事,但她们需要这样的人来约束新生。

李霄受了欺负不会找导员,“他们看起来和学长是一边的”。孙鹏飞直言,队里领导一般默认带班的整人行为,导员不会说学长有什么问题,而是“让你服从学长。”

(@安陌生i称曝光微博已删。)

当学妹(弟)熬成学姐(长)

总有一些关于“往届邪恶学长(学姐)”的传说在新生里流传。每一届学长几乎都会和下一级说,自己当年被整的更惨。“这才哪跟哪儿啊,这点苦都吃不了了?”

王国梁入学那年军训是在部队里,教官查寝发现被子没叠好,直接就从窗子掀下去。等到他成了学长去查寝,“想起这样的经历,也有这样的冲动”。他忍住了。但是“我们想了更严厉的办法”:被褥打包背着去跑5公里,回来给20分钟整理被褥。

李霄如今大二,也“熬”成了学长,“我们一样的,学着学长用过的招式”。他没有去当带班班长,但班长的同学也可以一起帮着训练新生。他以这样的身份去看过两次。一次是熄灯查寝,朋友教他,随便进一个寝室,问“你们寝室号多少”,如果有谁回答,就以违纪处理拉出来练,想练什么练什么,俯卧撑、蹲姿,还有千奇百怪的招式。“有一招叫抓星星,蹲在夜空下,双手举过头,快速地握拳放开,一直做,弄多久看学长心情,做完手都没知觉了”。

同学在微信群里曾说,在操场上训新生,有兴趣可以过来。李霄过去看了一眼,这个同学在大一时常常抱怨,如今和当年那个学长一模一样,用官腔宣讲团结和集体的重要。李霄说,这个同学大一之后讲话才慢慢变成这样。

已经大三的飞行专业学生方俊华到了大二看穿了这套规则,“一级管一级,好不容易熬到大二那还不装装X?”

《后窗》了解,这种传统最早可以追溯到2005年前后。2007年入学的竹青如今已经是国内某航空公司的职员。她自称骨灰级学姐,她告诉后窗,她就被学姐“欺负过”。

那是开学第三天,宿舍里一点动静吵醒了楼下午休的学姐。这件事惹怒了楼下寝室的学姐L,她当即找来学姐Y,到竹青寝室踢门,骂脏话,把她们四个带去楼下寝室问责。

那里早已候着一大帮学姐,竹青和室友站在中央罚站军姿。当时“周围全是人,只开了一盏昏暗的台灯,面前的学姐张牙舞爪,耳边全是难听的脏话”。“我们一个劲说对不起,她们就逼我们给她们下跪道歉”。事情最终因为听说老师要来查寝,草草收场。

回去后竹青一直哭泣,决心退学。母亲帮她到学校理论,队里才给了学姐处分。但竹青被吓着了,除了上课,都躲在寝室里。

竹青说,不论强势不强势,学姐学长遇到无意冒犯自己的新生,都能借这个“传统”收拾一下对方。“我们那时就是,07的怕06的,06的怕05的”。

欺负新生的传统在很多高校存在,初衷或许是迎新和传承,但在上下级的权力结构下,有时局面会失去控制。2017年,香港大学曾曝出新闻,同宿舍学长欺凌新生,用下体打向被按倒的学弟头部,拍成视频在同学里流传。香港大学校方最终处罚23人。据媒体采访,港大有舍堂文化,即入住宿舍前会有学长学姐举办的迎新营,其中不乏过分的手段给新人“下马威”。

毕业几年后,竹青见到了欺负过她的一个学姐,与她在同一家公司上班,还成了竹青的学员。两人心照不宣,尴尬地度过了一天。

(中飞院的回应。图源网络。)

集体无意识

这些天,李霄觉得校园里过于安静。导员在群里发话:对于网上对于我校的不实言论,不要接受媒体询问和采访;很多自称记者的人来学校采访,不要和他们说话;也不允许传播、不允许议论此事。

李霄和同学偶尔会聊起学校里“整新生”的事。他不敢直接发表反对意见,只能先试探着委婉地说,“这样有点过分吧?”但大多数时候,对方都觉得“正常”。还有一部分人随波逐流。

很少有人在受高年级同学“欺负”时会反抗。

现在,孙鹏飞跟“教训”过他的学长关系不错。回想起几年前大一的遭遇,他觉得“挺好”,“磨一磨锐气,让你爽一爽。对抗压能力和为人处事都不错。对得起以后要担的责任和工资。”

中飞院官方微信公号上,有一篇歌颂辅导员的文章描述了“准军事化管理”如何被践行:

“早八点、午十四点、晚十九点,他们(编者注:指辅导员)在整队集合:发通知、讲安全、说纪律;食堂前、教室外、大道上,他们在驻足提醒:别吸烟、修发型、理制服;在这‘集千次’与‘提万遍’中,他们一心专注的是有效规范飞行大学生的日常行为,让‘点滴教育’融汇在三寸之说服教育里,将“准军事化管理”幻化于千万之言行矫正中!……”

结果是“一到了学生队,这些父母眼中的‘娇娃娃’、同学眼里的‘捣蛋鬼’,一下就变了个样,成了遵纪守规的帅小伙、谦虚懂礼的‘大学生’、意气风发的‘高大上’!”

时隔多天,@安陌生i回复称,本意是想让学校重视对空乘的管理,“绝非黑这个学校”。但他拒绝再说更多。

中飞院相关老师向《后窗》表示, “学生中不存在霸凌问题”。

《后窗》接触的多名中飞院学生,多人称自己没听说过“霸凌”情况,对学校管理严苛的传统表示理解。

刚入学时,李霄听到学长说,“大家要团结,都是一个班的兄弟,要一起吃苦”。回想自己吃的“苦头”,李霄觉得很可笑,觉得这种集体主义是虚妄的,完全没有独立精神,“一帮人聚到一起,一起犯傻。”

此刻,他正站在校园里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,远处的男男女女穿着制服走过,肩章上的两道杠闪着金光。

(文中人物皆为化名)

« 韩媒分析同组对手:中国队威胁最大,于大宝郜林需警惕借了日本留学生钱跑路回台湾,澳华男被人肉追债!疑涉及农场霸凌事件,被曝殴打同胞! »

最近发表

相关文章

丰禾

丰禾官网拥有:真钱游戏,真钱棋牌,现金棋牌,现金足球 | 网站地图 | 网站RSS